小電科技或將成為“共享充電寶第一股”,這個讓王思聰“吃翔”的行業,已經從“群嘲”轉變為“真香”
2020-07-08 10:37 小電科技 共享充電寶

小電科技或將成為“共享充電寶第一股”,這個讓王思聰“吃翔”的行業,已經從“群嘲”轉變為“真香”

來源丨適道 作者丨念少爺

小電科技或將成為“共享充電寶第一股”。這個讓王思聰“吃翔”的行業,已經從“群嘲”轉變為“真香”。

想當年,聚美優品宣布斥資3億元投資共享充電寶街電,陳歐出任董事長時,王思聰就公開表示了不看好,他在朋友圈立下了這樣一個flag:" 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就吃翔,立帖為證 "。

那一年,正是“O2O”最熱的風口,任何生意只要沾上“共享”二字立刻就成了“風口上的豬”。2017博鰲亞洲論壇上,意氣風發的ofo創始人戴威當時立下了一個FLAG:2020年將不會有人再買自行車。

如今,3年過去,ofo消失在街頭,Wework折戟IPO,就連王思聰的熊貓互娛都面臨著破產清算,共享充電寶這個行業卻作為剛性需求,且由于產品成本較低、低損耗等因素穩穩地由虧轉盈,并隨著5G時代的到來,有望迎來新一輪發展機遇。

圖片來源:艾瑞咨詢

《2020年共享充電寶行業分析報告》顯示,共享充電寶相對穩健的現金流與雙渠道流量入口地位的優勢幫助行業尋找新的增長點。在2019年,共享充電寶市場用戶規模在2.5億左右,交易規模達79.1億元,未來三年復合增長率約為44.9%。

7月3日,浙江證監局披露《關于杭州小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輔導工作計劃及實施方案》。公告顯示,小電科技已于6月29日同浙商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簽署上市輔導協議,擬于創業板掛牌上市。

共享充電寶在經過市場叢林法則后,已經從“群嘲”轉變為“真香”。

或將誕生“共享充電寶第一股”

小電不是共享充電寶行業的鼻祖,但卻是第一個明確上市路徑的企業。

成立于2016年的小電科技,旗下產品包括大型柜機、小柜機、移動充電寶等。公司官網顯示,截至2019年11月,小電科技在全國市場已覆蓋1600余城市,用戶量達到2億。另外,2019年第三季度營收同比增長300%,峰值日訂單超200萬元。 

如今,國內共享充電寶市場基本形成了“三電一獸”(街電、小電、來電、怪獸)的局面。 

雖然小電科技目前的市場占有率尚未領跑全行業,但其投資方陣容卻是四大頭部共享充電寶服務商中最為龐大的一家。

縱觀小電科技的融資歷程,騰訊持有9.66%的股份為最大機構股東;金沙江創投則總計持股7.60%,為最大VC投資方,金沙江創投主管合伙人朱嘯虎也曾多次為小電科技站臺。

此外,元璟資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高榕資本、德同資本等機構均持有約5%至6%的股份;而蘇寧、鼎暉投資、知名天使投資人王剛等同樣為小電科技的股東。

業內人士分析:“小電第一個沖擊上市并不意外。它的管理團隊互聯網基因更重,唐永波和天使投資人王剛都出自阿里系,小電還接受了騰訊、蘇寧的投資,更懂得資本博弈的規則,也能講出更多行得通的資本故事。”

2019年7月,Trustdata曾發布過一組共享充電寶的行業報告,數據顯示,街電、小電、來電等占據了將近90%以上的市場份額,如果小電科技成功上市,這四家頭部格局的創業公司中,將誕生首家上市企業,或將進一步提升小電科技的競爭優勢。

圖片來源:艾瑞咨詢

自力更生,已實現“斷奶”

可以說,作為碩果僅存的“共享經濟”代表項目,剛需、高頻、小額的屬性使得共享充電寶的盈利路徑更為清晰。

到了2018年下半年,包括小電科技在內的多家運營商均已宣布實現整體盈利。資本也逐漸給共享充電寶“斷奶”。自2018年下半年起,已鮮有投資機構愿意新晉加入到共享充電寶的賽道中。

換言之,如何尋求自力更生,更多地追求盈利及現金流,不再過多看重點位及用戶規模的增長似乎已成大勢所趨。

這也就直接導致,2019年下半年起,各大共享充電寶運營商相當“默契”地紛紛提價,以尋求更多收入。

不過,漲價的另一部分原因則是商家所要求的入場費也在持續增加。 

實際上,在共享充電寶行業,定價權并不完全掌握在品牌手里,場景、商家都有要求改價的權利,正如一罐可樂,品牌指導價是2.5元,但酒吧卻能賣到25元。 

商家的高議價權吸引了新入局者進場。 

這就是美團。

美團下場攪局

今年4月,站上萬億市值的美團再次宣布大舉進軍共享充電寶行業,引發了行業關注,甚至有人驚呼:“三電一獸”的終結者來了。

實際上,美團從未對共享充電寶市場死心。

早在2017年共享充電寶混戰時,美團就已經立項過一次共享充電寶項目,在石家莊、青島小規模測試共享充電寶業務。彼時行業廝殺正烈,而美團充電寶的數據并不理想。短短三個月便停止試點,草草收場。直到2019年,共享充電寶行業有回暖跡象,美團再一次傳出將在全國大規模重啟共享充電寶項目。

而這一次,美團使出了前所未有的“殺手锏”——只要商家和美團簽約共享充電寶,每人使用一次美團和點評的真實點擊量就會增加一次,用的越多,餐廳的排名越靠前。有業內人士感嘆,這個服務推出后,感覺80%的餐飲店都會投奔美團。

“這是真正的降維打擊。”梅花創投創始合伙人吳世春曾發表這樣的觀點。

有商家表示,在接到美團地推的電話后,沒有猶豫;甚至有商家直言,門店從外賣到收音機端口都是與美團合作的,不敢不用美團充電寶。對于其他充電寶玩家而言,美團入局堪稱是一次致命性的打擊。

美團突然入局共享充電寶,背后的原因自然有很多,但首先有一點是公認的——共享充電寶龐大的市場規模、理想的運營模式和更好的財務模型讓美團紅了眼。 

正如所有互聯網公司都要面臨流量觸頂的困境一樣,美團在C端交易金額強勢增長的背后也面臨著同樣的困境。美團財報顯示,拉新難是擺在美團點評眼前的現實問題。從2018年Q4開始,季度營收同比增速分別為89%、70%、51%、44%和42.2%。

可與之相對的,是美團商家供給端沒有明顯下滑。

今年疫情以來,很多人對美團的預期是,由于外賣,尤其是到店餐飲的需求下降,一大批商家可能關門或者倒閉。這樣一來,美團平臺上的商戶數會減少,“多快好省”中的“多”就大大受挫,用戶粘性繼而或許會有所下降。

然而,預期畢竟是預期。

現實中,美團活躍商家數實際下降不多。2020Q1,活躍商家數為610萬,甚至同比凈增長了30萬家。

因此,美團看上的可能不僅僅是共享充電寶本身。多方信息披露表示,充電寶業務在美團內部屬于一個很小的項目,此番進場志在取得新一波的用戶規模增長。

有分析認為,如果美團能做好充電寶業務,將帶來一定的用戶轉換,“消費者在餐廳呆得越久,消費的可能性越大,對美團的本地生活服務有促進。”

美團內部也印證了這一觀點:充電寶能賺錢,但掙錢不是主要目的。充電寶業務一年一兩億的收入,相對于美團來說不過是“毛毛雨”。由于線上渠道獲客成本越來越高,充電寶和共享單車一樣,都可以把美團的線上流量帶動到線下,提升APP日活和品牌影響力。

面對美團入局,街電、小電、怪獸的應對很一致:保持節奏,做自己的事。

怪獸充電寶方面提到,雖然目前充電寶在餐館和娛樂場所的滲透率比較高,但在很多平常注意不到的場景其實也還有很大的需求潛力,比如廁所、內衣店等等。在這些領地,其實三電一獸是和美團站在同一起跑線的。

小電的商業綜合體VP李波提到,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小電開始進攻商業綜合體,從與商戶談判到直接與商場談判,而商場是對其中的店鋪商家有絕對控制權的。打個比方,如果小電跟一家商場簽約,那商場物業有權利排他性地只選擇“小電“。這樣一來,即便美團也無可奈何,因為美團希望通過商家為自己引流,而商場本身是不希望流量外溢的。

“排他性”的策略是其中的關鍵。在三電一獸的內部競爭中,排他協議就是制勝法寶,與美團的對戰中,這可能同樣成為另一個重要武器。

目前,無論是用戶規模、設備鋪設密度和廣度,還是主營收入上,“三電一獸”都處于領先地位,要想打破這一平衡,有四種方式,一是差異化創新,包括技術突破;二是通過強資本擴大市場占有率;三是頭部玩家合并;四是美團等巨頭入局。 

如今,美團的入局進程是不是會帶領阿里、京東等巨頭下場?小電的上市是否會改變市場格局?5G的發展是否會進一步增加使用場景? 

共享充電寶這個行業變得越發有意思起來。

適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