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妝圣地”華強北:供貨全國網紅、店租翻5倍、沒100萬別想開店
2020-07-08 11:23 美妝 華強北

“美妝圣地”華強北:供貨全國網紅、店租翻5倍、沒100萬別想開店

來源丨顯微故事(ID:xianweigushi) 作者丨順子,編輯丨方園婧、孫實

華強北老板們轉行了。

從2018年開始,這些嗅覺靈敏的華南生意人們發現,手機賣不動了。經濟實力不足的人選擇撤離,但更多人則轉行開始賣起了美妝。

如今,華強北大樓的各個檔口前依然人山人海,絲毫看不出疫情也曾席卷過這里。只是檔口前的人從電子產品販子變成了美妝代購。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的是華強北的轉型故事:其中包括從手機轉型美妝的老板、來華強北做“海外代購”的微商、華強北某大樓的招商部員工、負責華強北某棟樓的快遞員等。

在他們的描述中,這個昔日的電子商城光芒逐漸暗淡,取而代之的是“暴漲至1000元每平米的店鋪租金”、“每天數十萬件美妝快遞包裹”、“拖著行李箱來選品的網紅直播”……

在這里,只有沒關系、沒渠道的人才繼續賣手機。

以下是來自華強北的真實故事:

真假貨摻著賣,代購自己都不知道買到了假貨

小達 | 華強北電商平臺運營

最早我們公司在華強北做手機貿易,但這幾年手機行業越來越不好做,幾大電商平臺搞補貼,價格比我們渠道進貨的價格還低。 

一開始我們嘗試轉型在賣服裝,但總要花很多錢刷量、買曝光,實際銷量無法攤平這些成本,虧了不少錢。 

后來看到附近有不少美妝店開起來后,我們迅速也拿下一個檔口轉行做美妝,用之前進水貨手機的進貨渠道。

目前生意還可以,每天能賣一百多單。

圖注:小達說,生意最好的時候是周一到周六,有不少商家周日休息、扎帳不開門

任何生意做大以后,缺少監管,市場里就會出現一些無良賣家。最普遍的情況是,真貨假貨摻著賣。

如果你從代購手里買到假貨,不要著急找他算賬,他很可能是無辜的。

比如這里支持“一件無痕代發”(只買一件商品也可由華強北賣家代理發貨,賣家填寫代購名字,不會出現代購名)。

一些無良賣家則會在發貨時摻雜假貨,最后代購自己也不知道發出的貨是真是假。

一個產品賣得過于火爆,導致缺貨,反而會成為摻假的契機。

曾有個檔口老板,下家是一個網紅主播,因對方賣斷貨一款產品,老板就在補貨時直接放了假貨。

圖注:某家非萬寧店鋪門口放著萬寧的封裝膠帶

當然也有一些無良買家,純粹就是來華強北“碰瓷”的。他們買了真貨轉頭就調包換成假貨,再來找賣家訛錢。

這導致華強北做零售的老板們從不在網上開店,就是怕被掉包退貨,線下則更好管控一些,行業的規矩就是“離店概不負責”。

每天我被問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們保真嗎?”

別家我不知道,但是我們家絕對保真。

大部分華強北美妝檔口都是真貨為主,你親自去香港買到的假貨概率還更大一些。畢竟大家都怕把華強北口碑做砸,這樣全都不好過。

全國大部分美妝代購的貨,都是從華強北出來的

舒姐 | 華強北美妝店店主

2018年明通商城(早期叫明通數碼城,目前是華強北生意最好的化妝品市場)改賣化妝品后,我成為第一批進來的賣家。

在明通開店之前,我曾做過8年全職香港代購。2011年前后,香港的化妝品還是有不小的價格優勢。我按照港幣價出售,再加上10%的辛苦費,來幫顧客代購。

后來幾年,香港的價格優勢也漸漸沒了,利潤越來越薄,我就不再做”人肉代購“??恐龃彆r候積累的貨源,我轉行成立貿易公司,開始做代購上家貨源的生意。

我現在主營一些沒得到品牌授權的護膚品,通過兩種方式拿貨:

1、網上在境外大批量下單,通過“水客”背回來:這樣的產品一般沒有“中文標”,但會搭配送一些小樣,然后我們就把正裝和小樣拆開賣。

2、國內專柜下架的貨:這些產品臨近保質期,專柜會低價傾銷給我們。拿到貨后,我再通過代理給賣出去。

圖注:明通是華強北最早轉型做化妝品的市場

2018年,華強北手機業務開始下滑,政府引導這里的手機商戶轉行賣美妝。

我入駐時,這里還沒幾家正兒八經做美妝的樓。一開始生意一般,都是靠自己之前積攢的客源挺過來。 

這一兩年,美妝生意勢頭超越了手機,附近同類型的美妝店鋪也開起來了。一般入駐的賣家本身都有一些客源,很快就有一大批代購來這里“貨比三家”。

華強北美妝的名聲就這么打出去了,不客氣地說,現在市面上大部分的貨都是華強北出去的。

圖注:華強北店鋪實拍

最近一年,華強北這里的手機大廈都開始轉型做美妝大廈,競爭越來越激烈,很多檔口(店面)的商品價格比香港還低,所以每個鋪位都在對比互相的價格,看誰更有競爭優勢。

為了避免價格被同行看去,有的店鋪會耍一些小手段:比如在標簽上隨便標價,等確定問價的人不是競爭對手喬裝改扮的,才偷偷告訴真的批發價。

因此在華強北的市場里,不允許拍照是硬性規定。

此外,“亂標價”還有一個好處:價格可以隨時根據行情變化。我們從來不給顧客長期“一口價”,因為這邊走貨量大,是國內美妝業價格的風向標,許多電商平臺也在這里進貨。

華強北的價格波動,時刻反映著整個國內市場的供需關系。 

比如上個月 Lamer 濃縮精華(國內專柜價2730元)忽然火了,進貨價一周內漲300元,從1480元炒到1720元。

圖注:Lamer同款產品國內官方旗艦店價格比華強北高了千元

還有一個例子,最近某面膜品牌做市場推廣,結果帶動整個江浙滬地區的代購全找我們要貨。一周內,這盒面膜的價格就從50元炒到65元。

華強北每天都是“價格戰”,資金不夠雄厚的賣家,隨時容易被價格“逼”垮。

有些和渠道關系比較深厚的賣家,通過某款32元進貨價的商品,即便不賺錢,也要用32元賣出,就是為了拖垮旁邊賣35元的小店。 

這種惡性競爭,直接導致很多店鋪干脆鋌而走險,把假貨摻在真貨里面買,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生存下去。

我是比較幸運的,因為做得比較早,和貨源的關系比較好,所以生意還不錯,現在每天能發一百箱產品、代發幾十件小包裹。

過幾天附近又要開一棟新的美妝大樓,又是幾百家商家入駐,別看華強北熱鬧得很,但處處血雨腥風。

現場堪比免稅店,我在這里遇到不少海淘代購

阿方 | 職業海淘代購

因為疫情,我的國外代購生意全都停滯了,還有不少之前下訂單的客戶找我申請退款。

后來聽同行華強北能買到正品,我就干脆直接來華強北實地考察。

現場的情況讓我大吃一驚。我之前一直覺得華強北是個“假貨云集”地方,像福建莆田一樣。來了以后,發現華強北比我想象得正規,大部分商家甚至打出“假一賠十”的口號。

我還在這里遇到很多代購同行,有的甚至直接拖著行李箱選品。要不是因為大家都是說普通話,我都懷疑這里就是海外免稅店的現場了。

圖注:現場正在打包的代購人員

華強北和免稅店不同的是,雖然店鋪門面不大,但貨十分齊全,服務態度還很好。店里人再多,店員都是笑臉迎人,不會催你,還支持“一件無痕下單”,服務非常人性化。

更重要的是,這里的價格真是非常低,比我之前親自飛國外買還便宜。

我還在這里遇到不少熟悉的同行,和他們交談發現后發現,這批從華強北出去的貨退貨率不高,和做免稅店代購時差不多。

圖注:一個代購同行曬出的購買單據

做代購最擔心的就是和顧客之間的信譽問題,但在華強北采購則沒有這些顧慮。

這里有很多海投代購的同行前來采購,華強北店主也提供保真承諾??礃幼釉谝咔榻Y束前,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要在這里采購了。

每層樓每天發2000件快遞,公司在每棟樓都設一個快遞點

李哥 | 某快遞公司快遞員

華強北的快遞和別的地方不同,不只是按街道和社區劃分,我們還細化到“樓”,甚至有的配送員只負責一棟樓的某個樓層。

每天這邊的發貨量實在是太大,甚至有的地方給每棟樓都安置了一個快遞點。

在華強北目前有三種快遞服務: 

1、普通快遞:代購線下采購后即時發出的;

2、電商快遞:每50單起訂,價格和義烏那邊一個水平,起重價4元一單,續重1元,量大還能再優惠;

3、物流快遞:直接走貨運貨車,一車車地拖走。 

圖注:華強北每天等著物流托運的貨物

我負責華強北其中一棟美妝樓。盡管這棟樓只有1-2層生意比較好,但我已經累得腿都要跑斷了,每天都要收1000多件快遞。

隔壁樓的快遞同事更慘,他幾乎一天都沒有休息的時候。那棟樓生意更火爆,1層每天至少有2000多單,剩下三層合起來也有1000多單。

華強北目前很流行一件無痕代發:即很多代購在華強北買完東西后,直接在我們這里下單,然后從深圳發出,對外說是深圳倉庫發貨(發貨單只顯示代購名字和攬收地址,不出現檔口具體信息)。

“價格戰”不僅出現在華強北的賣家身上,快遞公司也打“價格戰”。

疫情期間紙箱漲價,從幾塊錢30個漲到十幾塊錢,但我們這里的快遞公司公司都不敢漲價,一漲價客戶就找別人下單了。

所以盡管疫情之后,生意還不錯,但是到手的錢卻沒有增多。

選店面容不得猶豫,上午不付錢,下午就被別人搶走

湯仔 | 華強北大樓招商員

疫情爆發后,我之前打工的旅游公司黃了,我就從導游改行來華強北大樓做招商。招商部的同事們都說我趕上了好時候。

兩年前,華強北主業還是賣手機,當時市場不好,整棟樓都空了不少。最近轉型做美妝后,反而很難找到一個空的店面了。 

現在華強北的情況就是,只要你努力,沒有賺不到的錢。

這里你感受不到疫情給經濟帶來的影響,這里的生意反而更好了。即便疫情期間大樓關停一段時間,但大家都是線上交易,商家都說生意沒有受到影響。

能在這里拿下店鋪的商家,大部分都是有實力的,因為這邊的租金很貴,最差的地段也要700元/平,你還未必搶得到。

我們公司第一棟樓的1-4層都沒有空位,最貴的區域是一樓,租金漲到1000多元/每平米。

圖注:20分鐘內,不同來看場地的四批人人”撞“在了一起 

最近我們又開了一棟樓。由于鋪位太火,我們都是分樓層招商,每層又按10平米的規格分為數十個檔口。

第二棟樓的1-2層已經招商完畢,就連7月底才打算開的3層樓也被預定得差不多了,最差的位置也要700多元。

別以為交租金就能開店了,你想要進來還需要交5-10萬不等的“進場費”,也就是說,想開店至少準備20萬元。如果加上進貨和押金,起碼要100萬元起。 

很多客戶一聽這個價格,就大呼“太貴了!”

一般這時候,我就會合上施工圖,讓他們自己去轉轉,反正我是不愁租,每天我都要帶十幾波人來看攤位,少他一個客戶也無所謂。

前幾天有個老板看上了一個位置,但覺得價格高猶豫了一陣。結果下午這個鋪位就被別人租走了,最后老板只能用差不多的價格租了更次的位置。 

最后說句心里話,要不是錢不夠,我都想在這里租鋪位做美妝了。

時過境遷,曾經的電子第一城,在迎來自己的轉型的同時,也面臨著不少的質疑。

正如同上述商家所說,美妝商品假貨扎堆、快遞發貨地造假等現狀,在如今的華強北,已經屢見不鮮,這是否會成為華強北轉型的一大障礙,也只能用時間去檢驗。

顯微故事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