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A股最大造假案的人
2020-07-08 16:46 A股

導演A股最大造假案的人

來源丨華商韜略(ID:hstl8888)作 者丨安小曼

3年虛增貨幣資金共計887億元,虛增營收近300億元。

7月2日,康美藥業發生工商變更,馬興田卸任法定代表人。

一地雞毛后,只有股民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2001年3月19日,馬興田迎來光宗耀祖的高光時刻,由他和妻子創建的康美藥業,正式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發行上市。

從創業到上市,馬興田只用了4年。這得益于時代的饋贈,也得益于他自身的努力。而他的軍功章,也有妻子的一半。

1969年,馬興田出生于廣東普寧碗仔村。與妻子許冬瑾相遇時,“高富帥”仨字兒,對身高1米85的他來說,基本上也就只占個“高”。

許冬瑾出身中藥之家,父親經營的中藥生意在當地頗有影響,年輕的馬興田不但機靈、好學,更會討人喜歡。這讓他不但深得許氏父女的認可,被傳授了經營中藥的知識和經驗,還得到一筆資助,在婚后獨立開設一家藥店。

馬興田也很快用事實證明,許氏父女沒有看錯人。

1996年,馬興田預判三七藥材行情看漲,大肆收購囤積,不久預判變成現實,賺到一桶金。

而且,他的出色還不止于此:

兌現三七利潤的同年,馬興田被制藥行業的高額利潤吸引,迅速抓住時機,用賺到的錢投資開了一家藥廠,康美藥業就此正式建立。

眼光總是向上看的馬興田,還率先打破家族經營傳統,大力培養職業經理人,讓他們分別管理生產、質量和銷售。初生的康美,大步向現代化的經營管理邁進。

為進一步打破傳統作坊式經營的局限,馬興田還推動康美組建了一個由醫院、研究所、各院校和制藥企業專家組成的專家委員會,幫助選擇藥品、生產調試。

1998年,康美藥業化學藥生產基地通過了GMP認證。

這個認證來之不易。在那個國內還沒有規范的GMP標準的年代,馬興田四處拜訪各大企業和科研機構,學習經驗、整改管理、聘請專家、參加試講……每個細節都反復推敲,最終才得以在6000多家制藥企業中脫穎而出。

投入如此大的心血和精力取得了GMP認證,但康美卻沒去自己搞藥品研發。這是馬興田的棋高一著,自己搞研發投入資金大,周期長,而且充滿不確定性。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社會上已經有不少現成的研究成果可以買,而且成本低。

所以,馬興田決定工廠自己蓋,但藥品研發從社會上買??得莱闪赡陜?,便已通過購買專利的方式,“研發”出了絡欣平、利樂、諾沙等幾款新藥,迅速躥升成為中國醫藥界的一顆新星,然后順利上了市。

上市當年,康美的年營收已達3.8億元,實現利稅約4500萬元。這樣的速度和業績,放到今天的市場,也算是佼佼者。

年紀輕輕就擁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馬興田可謂是風光無限,前途無量。

康美上市后更以幾何級數的速度裂變發展,馬興田則像陀螺般不知疲倦地運轉。

2002年,我國中醫藥產業的整體格局,可以概括為“慢、散、亂、小”,市場低迷,產業既無標準化,更難言科學化。

馬興田下定決心打破這個局面,他拿了近億元出來,投建了國內規模最大的現代中藥飲片廠——即便手里并沒有多少錢,也是決心十分堅定。

建成后的中藥飲片廠在國內首屈一指。它對中藥飲片的生產、質控、儲存、銷售等全過程實行信息化管理,規范化程度絲毫不遜色于那些現代化中西藥廠。

工廠建成后,馬興田還花當時算是巨資的成本建了“中藥飲片炮制中心”,專門從事中藥飲片炮制工藝研究,并重金從北京同仁堂等著名老字號聘請老藥師,不僅讓他們到中心從事研究工作,還讓他們帶青年藥工,將手藝傳承。

在這些專家的支持下,善于以他山之石攻玉的馬興田,進行了一項載入史冊的創新:將各種各樣的中藥材,按照克數進行小袋包裝。

康美小包裝,顛覆了中國自古以來“手抓秤量”的中藥用藥傳統,促進了中藥的標準化,被認為是推動中藥走向現代化的里程碑。

馬興田也因此被贊譽為擎起民族醫藥旗幟的新星。

圖源:《康美之戀》

此后,康美從醫院藥房及藥店等領域延伸到田間地頭,上至藥材種植、藥材交易,下至生產開發、終端銷售,其業務基本貫穿中醫藥產業鏈的各個關鍵環節。

它快速投資建立了一系列涵蓋藥材種植、中藥材交易市場、現代物流中心和產業基地等業務的企業,采取“公司+農戶”的合作方式與道地藥材產地農民合作,僅在云南、四川、吉林、甘肅等地建立GAP和規范化種植基地就超過5萬畝。

后來,國家大力推動中醫藥發展,要求醫院中必須設置中醫藥科室,中藥制品亦在地方招標中享受單獨定價的優惠政策。馬興田更借勢高飛,全國跑馬圈地。

康美藥業因此一路突飛猛進。

到2017年,康美藥業已擁有涵蓋中藥飲片、中成藥、西藥、保健食品、食品在內的數萬個產品,總資產近600億元;公司市值也從上市之初的8.9億元,成功邁過1000億元大關……

但后來的披露顯示,康美也就在這時,加速墜向了深淵。

2012年的夏天,有位女士從北京一路南下,來到了普寧市國土資源局。

女士說,來這之前,她已經做了大量研究,發現兩塊被某上市公司用于發債和配股的土地,存在大量“不合常理”的問題。

這位女士來自一家名為“中能興業”的咨詢公司。上一次,他們曾質疑樂視;這一次,她所指的上市公司正是康美藥業。

2008年5月6日,《康美藥業認股權和債券分離交易的可轉換券募集說明書》稱,康美藥業已取得普寧市政府核發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證》(普府國用2008第特00098號)項下的國有土地使用權。2010年,康美發布配股說明書時,再次提到了一個土地證號:普府國用(2010)第特02106。

國土局的同志迅速查閱檔案,隨即吃驚地發現:2008年那塊用于發債的土地批號根本不存在;而2010年那塊用于配股的土地號,也在康美配股時已經作廢。

——康美藥業在土地購買和項目建設上涉嫌造假。

根據當時的財務數據測算,這兩塊虛假資產價值18.47億元,其量級幾乎是康美藥業2002年到2010年9年的凈利潤總和。

更重要的是,康美藥業涉嫌利用虛假資產進行募集資金。

當時有一位姓李的律師說,這種虛假披露不僅涉及違法問題,嚴重的或觸及刑事責任,而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應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半年后,《證券市場周刊》的記者拿到了一份土地局出具的、蓋有大紅公章的證明文件,醒目刺激,并聯合中能興業發布了爆炸性的新聞報道,揭露“康美謊言”。

▲#1#2土地證號虛假

來源:廣東省普寧市國土資源局

鐵一般的證據出爐,股民惶恐萬分,康美股價迅速一字跌停。

馬興田用事實反擊質疑,不但立刻發公告說,自己控制的康美實業將增持康美藥業100萬股,而且承諾,在增持期間及法定期限內不減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

但比起馬興田的自救,真正給康美救場的還是圈里有名的投資機構們??得浪帢I發出公告的當天,申銀萬國和國金證券先后發布了研報。

申銀萬國說,媒體質疑公司虛增18.47億元資產不成立,公司所處產業空間巨大,戰略清晰, 股價大跌將是買入良機。

國金證券則說,這件事并不影響他們之前看好康美“中藥材全產業鏈”的邏輯,因此不修正對公司已有的觀點, 維持“增持”評級。

監管層面,康美藥業也沒有因為被質疑而遭到審查,其股價反而一騎絕塵,屢創新高。

不過,《證券市場周刊》并沒有停止對它的關注。

2013年3月2日,《證券市場周刊》發表《康美謊言第二季》稱:康美藥業916畝7.6億元的土地使用權無形資產,實際位置位于一座140米高、名為“烏頭坎”的荒山上。也就是說,康美報表中7.6億元的土地使用權無形資產涉嫌捏造。

短暫地沉默后,康美又發公告,大意是我沒造假。有些土地證沒有,是因為換了地塊,但尺寸都是足碼的。

申銀萬國也再次站了出來,洋洋灑灑寫了十幾頁,引古論今,旁征中外,從頭到尾就一個意思: 康美藥業的土地證是真實的。

一個月后,中能興業說:康美藥業莫要狡辯了,我們已經搜集了5類證據,現已提交給中國證監會了。

三個月過去后,監管層意見出來了: 著康美自查。

康美于是公布了土地證復印件,作為康美藥業保薦機構的廣發證券,也很快出具了糾察結果: 復印件與原件一致。

此后,康美藥業繼續高歌猛進,2015年成為中藥領域第一家市值過千億的藥企,隨后歷經三次股災,依然在2018年再創新高——1390億元。

馬興田更是風光不減,被質疑造假后的2013年、2017年,他兩度榮登福布斯中國發布的“中國上市公司最佳CEO”榜單,并且先后榮獲“全國勞動模范”、“中國十大工商英才”、“中國醫藥年度人物”、“最受尊敬上市公司領導者”等眾多榮譽。

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2018年10月16日,康美藥業盤中突然跌停。

與之伴隨的則是,康美造假的聲音越來越響。

兩個月后,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康美藥業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然后,是觸目驚心的消息——

2019年4月29日,康美藥業發布《關于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稱,公司財務數據出現會計差錯。一組數據是:2017年財報虛增貨幣資金299億。

此公告一出,股民的憤怒猶如隕石砸向滔滔黃河,康美藥業股價迎來跳水式下跌,從4月30日到5月13日,連續6個跌停,之后仍持續下跌。

2019年5月17日,證監會發布調查進展:康美藥業披露的2016至2018年財務報告存在重大虛假,包括使用虛假銀行單據虛增存款,通過偽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本公司股票。

當晚,康美藥業主動申請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公司股票簡稱由“康美藥業”變更為“ST康美”—— ST每天最多只能漲跌5%。

2019年8月16日,證監會怒不可遏地對康美下了極其嚴厲的定義:

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欺詐行為,踐踏法治,對市場和投資者毫無敬畏之心,嚴重破壞資本市場健康生態。

經證監會調查,從2016年至2018年,康美藥業涉嫌虛開、篡改發票、偽造銀行憑證、偽造定期存單等欺詐行為,3年虛增貨幣資金共計887億元,虛增營收近300億元。

與此同時,馬興田無視證監會調查、繼續肆意造假的行為,給投資者造成了嚴重損失。

2018年12月28日,康美藥業已經因涉嫌信息披露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然而,其2019年4月30日發布的《2018年年度報告》依然虛假。

2020年5月17日,康美收盤后證監會發言人予以揭露,導致3天后康美藥業股價經歷跳水暴跌,這讓2018年年報發布后買入康美藥業的股民投資者損失慘重。

截至2020年5月15日,通過新浪股民維權平臺登記索賠的康美藥業投資者達到5600多名。

由此,這樁中國證券史上規模最大造假案,也有可能進一步成為A股史上最大索賠案。

2020年6月18日,針對實控人馬興田占用上市公司近百億資金的問題,“ST康美”在2019年年報中提出了解決方案。

方案中表示,馬興田先生向公司出具了不可撤銷的《債務代償計劃承諾書》,擬以現金、中藥材和其他資產償還資金占用方非經營性占用的全部公司資金,分三年償還全部占用資金。

但那些在質疑中選擇相信馬興田的投資者,其損失,已永遠無法得到償還。

2018年5月29日康美藥業的股價達到了歷史最高點27.99元。截至該年年底,它吸納了超過22萬投資者。如今,它的股價已跌至2.56元(截止7月7日收盤)。

當然,馬興田自己最終也沒落到什么好。如果他能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繼續當初的那股勁兒,扎扎實實、認認真真辦企業,就算發展速度慢一點,康美也不至于被毀成這樣子。

康美事發后,人們驚訝于馬興田的變壞,驚訝于一個勤勞智慧的創業者,如何變成了如此膽大妄為的人。

而且,馬興田的違法違規,還不止這些。 行賄、造假、關聯交易、操縱股價、欺詐投資人和監管部門,他已經干了20來年。

據《AI財經社》報道,早在2000年,馬興田就開始行賄當時的證監會發行監管部發行審核一處處長李量,他為康美的順利上市提供了關鍵支持。

上市后,馬興田更如渴飲海水,越飲越渴。先后行賄廣東市委書記萬慶良200萬港元、60萬人民幣;萬慶良的“老搭檔”陳弘平500萬港元;藥監處長蔡明30萬港元……

2019年3月19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四川省閬中市市委原書記蔣建平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馬興田名列行賄人之中。而這已是自2015年4月以來,他第5次因為涉及行賄案件被寫進判決書。

更觸目的是,他不但在長達數年的造假中安然無恙,甚至還獲得如此之多的擁躉和榮耀。

是什么讓他這樣的大膽,甚至越壞越成功,越是標桿和榜樣。

單就“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欺詐行為,踐踏法治,對市場和投資者毫無敬畏之心,嚴重破壞資本市場健康生態”而言,造就其大膽的原因之一,或許正是“法治”本身。

如此“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馬興田最終被“法治”的只是——

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對21名責任人員處以90萬元至10萬元不等罰款,對6名主要責任人采取10年至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甚至有人評論,對比其獲利之豐,投資者損失之大,對馬興田們的這種處罰本身就是在—— “對市場和投資者毫無敬畏之心,嚴重破壞資本市場健康生態。”

1、《康美謊言》《證券市場周刊》2012.12

2、《康美謊言第二季》《證券市場周刊》2013.04

3、《康美涉嫌土地造假5類最新證據已交證監會》《中國經濟網》2013.05

4、《康美謊言 周年公祭》《雪球財經》2014.04

5、《馬興田生意經:左手資本運作右手實業運營》《時代周報》2016.10

華商韜略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