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沒有B計劃
2020-07-08 17:01 史玉柱 巨人網絡

史玉柱沒有B計劃

作者|魏宇奇   來源|互聯網圈內事(ID:quanneishi)

7月3日開盤,沉默已久的巨人網絡(22.300, 1.44, 6.90%)突然迎來漲停。

這次漲停的直接誘因是,前一天晚間巨人網絡發布公告稱,其持股49%(公司股東持股51%)的子公司上海巨堃網絡有限公司,近日通過增資完成了對重慶賜比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100%股權的收購。重慶賜比則持有Alpha 42.04%股份,Alpha 旗下的主要經營實體正是巨人網絡此前持續三年收購未成的,以色列游戲廠商Playtika。

換句話說,那個曾經讓史玉柱傷心的“蛇吞象”式收購案,通過曲線救國的方式實現了峰回路轉。比史玉柱圓夢更重要的是,Playtika無論是營收還是利潤都是巨人網絡的數倍,這也是史玉柱當初開價305億收購的原因,如果交易成功這將對巨人網絡產生極大地幫助。

這同樣也表明,無論是峰回路轉的Playtika收購案,還是此前做出巨大貢獻的互聯網金融業務,都是通過資本運作得來的。成立十六年,回A五年的巨人網絡,在發展上沒有B計劃。

01 峰回路轉的收購案

這次的曲線救國,距離巨人網絡宣布終止收購Playtika已經過去了8個月,距離宣布競購Playtika則已經過去了四年。無論是從時間跨度,還是從前后運用各種手段的操作,都不難看出,史玉柱和旗下的巨人網絡都對Playtika愛得深沉。

這期收購案開始于2016年,當年11月15日,彼時還是巨人網絡殼公司的世紀游輪發布重組草案,稱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作價305.04億元從財團手中收購Alpha全部A類普通股。交易完成后,世紀游輪將合計持有Alpha100%的股權。

不過將Playtika裝進上市公司的計劃,前后進行了三年,最終仍未能成行。

在這三年中,史玉柱和巨人網絡遭遇了多個意外情況:先是交易對象提出解除原《資產購買協議》并撤回本次重大資產重組的申請文件;評估機構被立案調查,證監會一度中止審查巨人網絡重大資產重組申請文件;巨人網絡資金不足等。直到2019年,巨人網絡宣布因Playtika計劃赴海外上市而終止收購方案。

本以為收購案會草草收場,然而如今巨人網絡卻宣布對重慶賜比進行增資,重慶賜比間接掌控Playtika。也就是說這場一波三折的收購案,很可能會以曲線救國的方式結束。

其實拖了四年,期間還遭遇了各種突發情況后,史玉柱仍不肯放手是有原因的。

在巨人網絡的新聞稿中,位于以色列的Playtika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然而從Playtika的業務模式上看,它雖然擁有與人工智能相關的技術,但在落地方面選擇的則是與巨人網絡的相同的領域——游戲。

Playtika創建于2010年,總部設在以色列,是一個全球免費休閑社交手機游戲公司。2011年被凱撒集團收購,擁有1300名員工,目前旗下有德州撲克等五款主打產品。

從模式上看,這家公司與其他游戲公司相比,有兩點不同之處。

首先,Playtika擁有一定的技術壁壘,可以通過大數據等手段對用戶進行不斷分析、理解和學習,輸出對游戲的精細運營改造方案,進而大幅提升產品的收入和利潤,這讓它帶有一定的人工智能色彩。

其次,與其他游戲公司自研或代理不同的是,Playtika十分擅長并購,目前它的五款主打產品中,就有三款是并購而來的。通過大數據技術,Playtika已經讓被并購來的產品的營收和利潤實現了大幅度提升。

從Playtika的業績上來看,這種獨特的模式卓有成效。其2017年營業收入為77.1億元(人民幣,下同),利潤約18.9億元人民幣。巨人網絡同期的營收則只有29.1億元,利潤約13.4億元。

2018年的情況同樣如此,當年Playtika的營收為99.72億元,凈利潤24.34億元;巨人網絡的營收為37億元,凈利潤11.6億元。雙方體量上的巨大差距,讓外界并不看好這場堪稱“蛇吞象”的收購。

另外,除了在體量和模式上具有優勢外,與營收99%來自內地的巨人網絡相比,Playtika已經在多個國家和地區開展業務,在阿根廷、澳大利亞、白俄羅斯、加拿大、日本、美國等地設有辦公室。巨人網絡在此前的一份新聞稿中,就稱此次并購將“加強公司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全球化布局”。

顯而易見的是,雖然Playtika體量較大,但巨人網絡如果能將Playtika收入囊中,不僅可以豐富產品線,更可以通過并表來提升業績。特別是在巨人網絡業績不理想的情況下,2019年其營收、凈利潤的規模和增速均出現了大幅下滑,分別為25.71億元、8.2億元,同比下降約32%、23.94%。

不過即便是有如此強烈的意愿和充分的理由,巨人網絡的這次資本操作也面臨著不確定性。

Playtika雖堪稱現金奶牛,但旗下產品具有賭博性質,其中的代表《Slotomania》更是被稱為線上老虎機。該游戲號稱免費,但為了提升能力,玩家還是需要購買虛擬貨幣和物品。

在完成收購重慶賜比后,巨人網絡就受到了證監會的關注函,這其中就要求巨人網絡對“標的資產是否存在涉嫌賭博行為”進行說明。

而巨人網絡在回復中僅表示此次收購不會對公司經營、全體股東利益、公司財務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顯然,巨人網絡和史玉柱并不像就此放棄這場收購。

吳曉波在《大敗局》里曾這樣評價史玉柱:他的身上流淌著一股天生的充滿草莽氣息的豪賭天性,而這正是創業型企業家必備的一種稟賦。

曾拍下與史玉柱的午餐,后又鋃鐺入獄的團貸網創始人唐軍對此深有體會。當時他在飯局上向史玉柱問了一個問題,“互聯網金融在中國是個灰色產業,這該怎么辦。”

史玉柱給了一個十分符合吳曉波對他的評價的答案,“打擦邊球不丟臉,不丟臉。10年前的淘寶,那也是灰色的。”

02 巨人網絡需要新故事

巨人網絡的締造者史玉柱,曾經是吳曉波《大敗局》中的經典案例。不過,橫空出世的腦白金讓《大敗局》中的史玉柱成了過去式,如今的史玉柱不僅摘掉了“首負”的帽子,資本版圖也在不斷擴張。

入股民生銀行(6.520, 0.00, 0.00%)、聯合馬云入股華數傳媒(11.900, 0.24, 2.06%)、間接入股螞蟻金服……據傳聞僅在民生銀行身上,史玉柱就暴賺近60億,這一系列的操作也讓他被外界稱為“股神”。

與此同時,與本次并購案利益相關的巨人網絡,日子卻并不好過。2015年10月,巨人網絡借殼世紀游輪完成A股上市,估值一度高達1700多億元人民幣。而后巨人網絡股價一路下行,截至今日收盤,其市值僅剩下432億元。

比市值腰斬更糟的是,巨人網絡不經營收、凈利潤雙雙出現了大幅下滑,在業內所占的市場份額也開始下降。

根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19年Q1中國網絡游戲季度數據發布研究報告》,騰訊游戲的市場份額為51.53%,網易游戲的市場份額為17.54%,而巨人網絡以0.96%的市場份額排第十位。

如果以營收計,巨人網絡則已經跌出了前十。在2019年上半年,巨人網絡12.89億的營收不僅比去年同期下滑了5.02%,還排在了“后浪”B站、游族、網龍、中手游、暢游之后,位列中國游戲公司營收排名第十二位。

實際上業績、市場份額上的走向早有征兆,巨人網絡也早就有所行動,這些動作分為兩個方面。

首先是在產品上,《征途》系列雖然從曾經帶來了巨額收入和利潤,但這款明星產品已經不可避免的步入生命周期的中后期,因此必須推出新產品完成新老交替。

在這些新產品中,除了手游《球球大作戰》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包括《巨人》、《仙俠世界》、《帕斯卡契約》、《街籃》在內的大部分產品都不溫不火,沒有任何一款產品可以充當第二個“征途”。

此外,在研發和渠道上巨人網絡與騰訊、網易相比也沒有多少優勢,這使得旗下產品的生存,在競爭日益激烈的游戲行業內愈發艱難。

其次在業務上,在回A后巨人網絡就開始偏愛并購。

自2015年借殼重慶新世紀游輪股份算起,巨人網絡共進行了六次兼并。已經完成的分別是2017年8月收購美國萬通保險亞洲有限公司2.8%股權;9月收購深圳旺金金融40%的股權;12月收購Bennet Holding Co Ltd.8.26的%股權。

其中的深圳旺金金融是典型的業務屬性較強,當時史玉柱以8.2億元收購深圳旺金金融40%的股權,后者為車貸P2P平臺“投哪網”的母公司,互聯網金融業務在當年貢獻了10.8%的營收。2018年,互聯網金融業務的收入占總營收的比重上升到了29.86%。從營收結構上來看,巨人網絡的多元化發展初見成效,然而這個好消息并沒有持續多久。

隨著P2P的暴雷,這塊業務面臨的風險也越來越大,史玉柱就因為團貸網站臺而飽受輿論指責,巨人網絡不得不將這塊燙手山芋送了出去。其結果是,2019年游戲業務在巨人網絡的總營收中占到了99.07%的高位,其他業務的份額僅有0.93%。

在P2P行業不斷暴雷之后,史玉柱又為巨人網絡占到了新的目標——數字貨幣交易所。

2017年12月,巨人網絡斥資1.84億元,收購數字貨幣交易所OKC Holdings Corporation (簡稱OKC)14%的股份。然而,這筆交易與P2P一樣,又因監管因素而夭折。2018年3月,巨人網絡以1.7億元的價格轉讓了所持的全部OKC 股權。

結語

劉韌曾在一篇史玉柱專訪中提到,史玉柱在經歷過從“首富”變“首負”的過程之后,曾對就特別害怕現金流斷開,因而賬上常年趴著5個多億的現金。

如果梳理巨人網絡自回國至今的動作,不難發現這些動作的邏輯,與史玉柱在現金流上的想法本質上其實是一樣的。

以收購旺金金融40%股權進入互聯網金融行業為例,當時的收購金額約為8100萬,雖然最后不得不退出,但不僅換來了上億的業績,還幫助巨人網絡完成了當年的對賭,史玉柱并沒有吃虧。

如果說互金業務,是史玉柱主動選擇后的結果,那對Playtika的收購只能說是表明上的主動選擇,其實是沒有選擇的選擇。背景正是上文提到過的,巨人網絡在游戲領域日漸式微,選擇并購已經經過市場檢驗的公司,進而進行業績并表,就成了更合適的選項。

然而從近年來在業務上偏愛并購,結果卻總是曇花一現的情況來看,不僅屬于巨人網絡的黃金時代已經遠去,并購的方法也并非永遠可行。

互聯網圈內事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