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私有化,曹國偉能再救新浪一次嗎?
2020-07-08 18:18 新浪 曹國偉 新浪私有化

通過私有化,曹國偉能再救新浪一次嗎?

作者|關渡   編輯|水笙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1999年,新浪正在做上市前的沖刺,在普華永道工作數年的曹國偉只考慮了兩天便加盟了新浪。而后,就是緊鑼密鼓的上市準備。

連續幾周時間,他每天都要忙碌十六個小時,一邊在進行普華永道的工作交接,一邊以財務副總裁的身份接手新浪上市流程。

他原先以為自己只能在新浪待一年,但沒想到一待就是二十多年,幾乎經歷了新浪的所有大起大落。

2003年,曹國偉開始并購活動,收購訊龍和網興,這使新浪在無線增值領域擁有了較強的存在感,并開始獲得穩定利潤。

在2004年網絡廣告落后競爭對手時,他花了六個月時間建立起了一支新的銷售隊伍、梳理業務體系,2004年全年廣告營收以59%的高增長率創造出領先優勢。

接過CEO權杖之后,被稱為“對未來有清晰規劃、做事大氣”的曹國偉,數次擊退因股權分散而產生的危機,并一步步把股權收攏到管理層手中,真正掌握控制權,讓新浪迎來一段長期穩定發展的時間,還通過“微博”拿到了移動互聯網的一張船票。 

新浪上市20周年,圖源曹國偉微博

在外界看來,這位數度幫助新浪及時調轉舵頭的CEO如今越來越少出現在社交平臺和公眾面前,直到7月6日美股開盤前,新浪董事會收到New Wave MMXV Limited(以下簡稱“New Wave”)發出的初步非約束性的私有化要約。

提出私有化要約的New Wave,背后的控制人是曹國偉。要約顯示,新浪將以41美元/股的價格私有化。

不過,目前新浪董事會只是收到了New Wave發出的非約束性私有化要約,尚未就如何回應此私有化要約而作出任何決定。

新浪方面表示,公司無法確保買方會給出最終的正式要約,無法確保是否會簽署任何協議,亦無法確保這一交易或其他任何交易將被批準或達成。

目前,公司董事會已經組建了一個由獨立董事張頌義、張懿宸和汪延組成的董事會特別委員會,以評估和審議這一私有化要約。

受此消息影響,7月6日晚間美股開盤后,新浪股價大漲,當日新浪股價收于40.54美元,漲10.55%,總市值26.51億美元;其子公司微博收盤漲17.97%,總市值90.09億美元,超前者三倍有余。

新浪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低迷已久,原因在于其整體業務缺乏創新,營收主要依賴廣告?,F在,新浪的聲量遠不如子公司微博。

這一回,曹國偉將如何拯救新浪?曾經開啟了互聯網企業赴美上市浪潮的新浪,是否會開啟另一段中概股回歸潮? 

1 “資本操刀手”曹國偉

曹國偉畢業于復旦大學新聞學院8413班,他是班長,在這個班里,還有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以及一批在上海報業、南方報業、新華社、浙江日報等諸多新聞媒體中擁有話語權的人物。這個班后來被稱為“占據中國新聞話語權”。

曹國偉禮貌、不具有攻擊性,也很低調。

與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與推特創始人杰克多西活躍在社交平臺,充當公司產品體驗官不同,近年來,曹國偉的存在感開始越發薄弱。

近幾年,他不像原先那樣積極在微博分享生活動態,只是例行公事般地轉發他人微博,其在2016年1月一度設置了互相關注才能評論,就連去年8月微博十周年的公開信也是中規中矩。

曹國偉,圖源新浪科技

財務背景使其身上不乏穩健,而作為CEO,他又擔負著帶領新浪前進的使命。

多年以來,曹國偉曾數度救新浪于水火。

在2005年被盛大惡意收購、2009年的管理層收攏股權,以及二次創業推出“微博”,曹國偉都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他在資本運作上很專業,幾乎親手操盤了新浪的所有重大資本操作;在股權收攏、公司穩定之后,又幫助新浪率先拿到了一張互聯網的船票。

在外界看來,曹國偉此次出手推動新浪私有化,是對新浪的又一次“拯救”。

原因在于,新浪的市值長期處于被嚴重低估狀態,甚至早已變成負資產狀態。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新浪私有化與其自身業績有關系,目前除了微博外,新浪基本沒有推出更好的產品,包括直播、短視頻等賽道,均缺乏亮點,這樣的情況下在美國資本市場實際處于不利位置。

近期,中概股在美國資本市場普遍遭遇信任危機,而新浪單一的業務線使其在頻繁涌現的風口中遭受了不小的沖擊。退市對其來說,或許能夠爭取到更大的自由度,來獲得打磨產品、布局新業務的機會。

2 搖擺的新浪

新浪網成立開始,就走上了不斷嘗試、不斷放棄的道路,其與QQ同期推出了一款即時通信工具,后因盈利前景不明晰被放棄;而后的新浪搜索也因同樣原因被放棄,在2000年外包給剛進入市場的百度;電商、全球酒店機票預訂、電子地圖等創新性業務也都潦草結束。

可以說,早期光環加身的新浪一直想不好自己要做什么,也想不好把資源投到哪里。似乎只有微博,是“舉公司之力、全力以赴”實現的。

核心經營者是否擁有決策權關系到企業的長期發展,新浪的搖擺不定、動作遲緩,與其長時間沒有大股東不無關系。曹國偉曾對《博客天下》總結說:在做出重大決定時,創始人和職業經理人的心理會有微妙區別,創始人總是會更大膽、更有底氣。

穩健和激進這兩個截然不同性格特征呈現在曹國偉身上。他在還沒有實現管理層持股時拍板上線前景未知的微博,體現了他掙脫束縛的決心,但由于其長期以來不是新浪的“主人”,也有一定的保守之處。

在其他互聯網巨頭扎身電商、游戲等諸多風口時,新浪依然保守,并不再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創新之舉。

除了微博,新浪已經很久沒有好消息傳出,而在電商、直播、短視頻上的布局或為他人做了嫁衣,或入局過晚、機會渺茫,被寄予厚望的金融科技也不能阻止新浪的下滑。

同出身于門戶時代的四大巨頭,已經走出了幾條不同的道路,丁磊如今已經鋪開了游戲、電商、音樂、在線教育等更多元的版圖,在不久前帶領網易在港交所二次上市;騰訊則在二十余年里構建起了商業帝國。而新浪和搜狐,則掉隊了。

業務拓展的不順,導致新浪的營收機構非常單一。2019年,新浪總營收為21.6億美元,廣告營收為17.4億美元,占比超八成。今年一季度,新浪的廣告營收為3億美元,占據總營收4.35億美元的70%以上。

前年接受采訪時,曹國偉坦誠表示“新浪以前太不野蠻了”、“到現在為止,我覺得做游戲還是不行,沒辦法,不是這條命”。

新浪現在唯一被看好的,就是微博。在2014年微博分拆上市之后,首日市值便超新浪。

微博上市,圖源曹國偉微博 

不過,由于股權分散,以及新浪與微博間的市值差距,新浪的代理權一度面臨過危機。

2017年,由于新浪與微博的市值差距,新浪第五大股東Aristeia發表聲明稱,新浪股價被嚴重低估,源自公司治理出現重大問題,并提出了包括“微博反向收購新浪”和增加兩名美籍獨立董事在內的四項修改措施。

新浪迅速反擊,聲稱對方提出的意見是“不理解中國監管環境的無知策略”,認為Aristeia提名的兩位獨立董事候選人缺乏在中國互聯網和媒體行業的工作經驗,并提名中信資本控股董事長及CEO張懿宸連任董事。

在事發的9月18日至11月3日股東大會之間,新浪和Aristeia雙方分別發布了9份和11份的文書和材料論戰。在股東大會上,張懿宸則在超過四分之三的投票支持下,順利連任新浪董事。

在2017年“代理權之爭”后,長期的股權分散狀況埋下的種種禍根引發了新浪的注意,當年11月的十大股東名單上,排名第一的新浪投資控股持股不足12%。

新浪很快做出了調整,代表公司管理層發行了7150股A類新股,每股擁有一萬票投票權,并將其轉入曹國偉控制的公司New Wave。

至此,曹國偉的投票權超過55.5%,一改原先大股東話語權薄弱的局面,也為私有化減少了阻力。

3 私有化浪潮又來了

實際上,曹國偉在多年以前就開始在提高自己的持股比例。

在2015年,6月1日晚,新浪公司宣布,已與董事會主席兼CEO曹國偉達成認購協議,將向其出售1100萬股新發行的普通股。

據連線Insight了解,截至2020年3月31日,新浪有65,384,161股,新浪董事長、CEO曹國偉持股13.5%,有58.6%的投票權。其中,12%是通過New Wav持股,擁有58%投票權。

當時,曹國偉同意自己或其關聯方通過本次交易購買的所有股票在交易完成后有六個月的約定鎖定期,并表示,這一協議體現了他本人和公司管理層對公司發展前景的信心。截至當日收盤,新浪股價大漲23.28%,報50.21美元。

這一動作,也被外界認為是經營層相信公司的未來、為中小股東注入信心之舉。在當時,這便引發過一陣新浪私有化并回歸A股的猜想,意在低價買進、回國重新得到高估值。

在上一回2013年的中概股私有化熱潮里,分眾傳媒、巨人網絡、盛大游戲、完美世界、奇虎360等多家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在估值整體偏低下的情況下私有化退市。

與新浪在相似的時間點里表示私有化意愿的,還有58同城、易車和聚美優品,前兩者已經于6月完成私有化協議簽訂,后者在4月已經宣布徹底完成私有化。除此之外,據IFR消息,華住集團計劃私有化回歸港股。

而今年的這一波浪潮,則是源起于去年年末美中經濟安全委員會向國會遞交對華戰略競爭報告中,有政策建議直指收緊審計規則,加之瑞幸事件導致中概股監管加嚴、股價承壓。無法滿足港交所二次上市規定的中腰部企業,開始私有化回歸逐漸開放的國內資本市場。

不過,私有化退市并沒那么容易。

360退出美股市場時,市值是93億美元,2018年2月,回歸A股當天,市值高達600多億美元。但其退市之路也不乏艱辛,付出了股權高額質押的代價,還經歷了高市場價差下私有化份額遭瘋搶。

股權分散的新浪則相反,截至2020年3月31日,雖然新浪股權幾經調整之后,曹國偉持股13.5%,有58.6%的投票權,但12%的溢價或許難以說服其他中小股東。

畢竟,新浪持有的微博股權價值40億美元。相比于新浪26.5億美元的市值,溢價就有50%。相較而言,選擇12%溢價的私有化方案對剩余股東來說,并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與360相同的是,融資并不能解決360的增長停滯和瓶頸,私有化后,重回A股或港股上市也無法直接拯救新浪。

當初曹國偉力排眾議的微博,已經在2020Q1以70%的占比成為了新浪的營收大頭,但財報顯示,期內受疫情影響,微博的營收凈利均有下滑,微博營收同比下降19%,凈利潤同比下滑65%。

營收增長放緩、凈利潤下滑才是新浪不被看好的原因,如今被寄予厚望的業務核心微博,廣告業務持續承壓,影響了新浪的盈利能力,對于去年全年營收僅增長3%的新浪來說,無疑是又加大了壓力。

曹國偉曾多次通過其專業的財務能力挽回大局,這次,他還能再救新浪一次嗎?

連線Insight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